当前位置:十大正规赌博网站 > 自然科学 >

专访DNA之父:在中国建“生命科学界亚投行”—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访父亲的DNA:中国打造“生命科学世界投资银行” - 新闻 - 科学网

  3月29日下午,DNA的父亲詹姆斯·沃森和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进入北京华尔道夫酒店二楼的会议室。现年89岁的沃森对黑灰白的西装看起来非常精力充沛。在进入之前,他主动与记者在www.thepaper.cn上握手。

  这是屈臣氏第四次访问中国,以新的总体身份顾问的身份来推动他的屈臣氏生命科学中心在深圳的设立和选址,屈臣氏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研究机构,他曾经支持实验室冷泉港实验室即将濒临崩溃,成为世界分子生物学的摇篮。据了解,屈臣氏将参加屈臣氏生命科学中心的设计和人才引进。

  在与多位中国媒体的交流中,与英国科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的着名美国科学家说,他现在最大也是唯一的科学兴趣就是治愈癌症。

  此次访华将成立以癌症研究为重点的新型研究机构。我想成为这个新机构的一部分,以便发挥我的影响力。沃森幽默地说:现在我在美国没有影响力。

  他透露说,去中国建立屈臣氏生命科学中心,部分原因是觉得在美国,癌症几乎成了摇钱树,每个人都想赚钱。

  当你想赚钱的时候,很难改变,我认为美国的医疗和金钱太紧张了,但是更好的是医生想着如何治疗病人,而不是赚钱。沃森说,中国正在这是一个研究癌症的好机会,所以癌症治疗可以更便宜,治疗的副作用更少,可以减轻患者痛苦。

  当沃森年轻的时候,他目睹了他的叔叔死于癌症。几个星期前,他的妻子,他的儿子的一个好朋友,死于癌症,留下了小孩。癌症是一件坏事,世界上没有人患有癌症。沃森说。

  此外,华生认为,转基因食品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我认为反对转基因食品是不合理的,因为我没有看到转基因食品的致癌性的例子。沃森说。

  今年4月6日是沃森90岁生日,3月29日,华人学者提前庆祝华生,右边是华生的妻子伊丽莎白。巧合的是,两人在三月二十八日抵达北京时,恰逢二十九周年结婚纪念日。

  沃森:十五岁大学,二十五岁找到DNA双螺旋,三十四岁的诺贝尔奖

  1953年,只有25岁的沃森和37岁的小河在“自然”论文中只发表了1000字,稍有一页的报道就解决了人类遗传学DNA双螺旋结构的秘密,相对论,量子力学一起作为20世纪最重要的三项科学发现。你知道,直到现在,人们还不确定DNA是否拥有遗传密码。

  谈到为科学界赢得赞誉的发现,沃森谦逊地说,我们是幸运的,因为这对我们来说并不难。他还开玩笑说,他这次没有出生是幸运的,否则DNA结构就被破解了,没有简单的工作要做。

  由于他的聪明才智,沃森15岁开始在芝加哥大学学习,后来从痴迷于观鸟者转向脱氧核糖核酸(DNA)。

  15岁的时候我上了大学,如果我18岁上大学,就跟不上DNA的结构。在我看来,如果你想成功,你需要迅速采取行动。不要一个人走在街上,而应该尽可能快地走,给你更多的机会。沃森根据自己的经验告诉了他的劝告。

  1962年,34岁的沃森与弗朗西斯克里克和莫里斯·威尔金斯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另一位英国女科学家罗莎琳德·富兰克林(Rosalind Franklin)提供了关于DNA结构发现的关键X射线衍射照片,因为她的死亡而错过了诺贝尔奖。

  屈臣氏在晚年获得科学信贷,建立生命科学社区投资银行

  据了解,屈臣氏生命科学中心是基于基因组癌症诊所。沃森曾担任美国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首任负责人。

  谈到华生为什么要在中国设立自己的研究机构,深圳精准医学院院长傅新元先生帮助组织了华生在中国的生活,也为华生命科学中心做出了贡献老先生说愿意搬出去,打动华生的心是中国崛起的背景,还有美国的天堂投资集团在硅谷投资了几个医疗项目,希望能回到中国这次机会。 (利图投资集团是以刘如银为主席的加州风险投资公司。)

  虽然他很老,但他有很强的吸引力。沃森希望在过去的几年中把科学的可信度提高到中国,并向中国的发展前进。傅新元说。

  屈信源认为,屈臣氏生命科学中心是中国科学家领导该研究所成立的3.0版本,需要符合国际标准。他希望把屈臣氏生命科学中心变成生命科学投资银行,邀请亚太地区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科学家共同合作。

  这个滔滔不绝的新闻问沃森,中国是否对外国学者有吸引力,以及公开拍卖诺贝尔奖的沃森是如何看待诺贝尔奖的。

  以下是一个记录:

  汹涌的消息:您认为中国如何吸引外国学者在中国进行研究,如资金?

  沃森:是的,当然是有吸引力的。但是,除非有更多的西方人从5岁开始学习中文,否则将会非常困难。特别是那些英语母语人士,因为全世界都会讲英语。我觉得很多中国的成年人不需要外国人。相比之下,英国的一个小国,如果不是不断地召集外国资源,人口是不够的。

  我认为中国需要的是为最关键的科学研究创造更多的空间,这是最好的独立于大学。这些实验室可以链接到大学或附属于大学。但这些实验室的主要任务是研究而不是教学。例如,麻省理工学院内有实验室。资金与大学本身分开。自100多年前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基因研究,最近才开始尝试扩大研究领域。但几十年前,生物世界的基因就像物质世界的核一样。原子的本质是物理学的核心,染色体是生命的核心,所以我们是当时的中心课题。

  汹涌的新闻:中国人对诺贝尔奖感到疯狂。作为34岁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你个人如何看待这个奖项?我知道你们在2014年公开拍卖了诺贝尔奖。(注:俄罗斯的交易者夺取了四百五十七万五千美元的奖金,并且仍然把奖章归于华生。)

  沃森:诺贝尔奖目前的问题是,奖项远远落后于当前的实验项目。当诺贝尔刚刚出现的时候,研究项目就少得多,所以所有的研究都被认可了。现在很多非常好的科研项目都不被诺贝尔认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来自俄罗斯的奖项也将授予科学家超过诺贝尔奖数百万美元的重大科学突破。我真的想得到一个,但我想我不会。也许在我治愈了癌症之后。

  我对这个奖不感兴趣。我所关心的是如何做出屡获殊荣的科学研究,如何创造一个最聪明的人才能做出最有价值研究的环境。所以,我认为你们必须有几个机构专门处理一些具体问题。例如,剑桥的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仅靠实验室就获得了20个诺贝尔奖,因为他们关注的领域是研究这些生物分子三维结构的正确选择。在某些方面,这也是一个化学实验室。保罗·艾伦(Paul Allen)正在微软和西雅图的艾伦脑科学研究所(Allen Institute)建立自己的研究机构。我相信他们都会非常成功。中国需要一些为特定研究领域创建的研究机构。中国需要认识到面临的挑战,并建立能够应对这些挑战的机构。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