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十大正规赌博网站 > 自然科学 >

院士专家建言成立“中科院地热研发中心”—新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专家建议成立“中国科学院地热研究中心” - 新闻中心 - 科学网

  我国地热开发利用还存在一些关键性技术瓶颈问题尚未解决。但关键技术并没有完全体现中科院地热研究开发的挑战。真正的挑战是探索在中国发展地热能的方法。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自从进入供暖季以来,在我们连续出现的很多地方围困重污染天气的阴霾,使人们不能阻挡。减轻雾霾,用清洁能源替代煤炭已成为当务之急。在众多清洁能源中,地热能在近期被寄予厚望。第一个新发布的“地热能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就是证明。

  中国的地热资源分布和目前的霾区分布可说是巧合。地热资源的开发利用,确实可以缓解阴霾,至少部分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中国科学院地热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庞忠日前在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召开的地热研讨会上说,中国的地热资源非常丰富,利用率很有希望。但他也谈到了眼前的挑战:目前我国地热资源的开发利用主要集中在浅层,中层和深层地热发展如何规模化和可持续发展?

  中国地热资源的开发利用到底应该怎么办?国家地热科学技术委员会名誉理事,中科院院士王继燎主持了上述座谈会。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科学院应该发声,中国科学院的工作应该更加透明。

  这个小地热论坛,坐在地上是院士权威专家。 2012年获得国家科技最高奖的院士郑哲民,中国科学院院士陈云泰院士,叶岱年院士,刘家奇院士,孙淑,滕继文院士,翟明国院士,吴福元院士等,都给予了建议和意见。中国的地热发展。

  中国地热研究开发中心

  据我所知,中科院很多单位做了很多与地热开发利用有关的事情,但是还没有联合起来。王吉菊希望能建立一个类似于中国科学院地热研究开发中心的平台,整合中科院地热研究开发的力量,用抱团取暖,而不是单打独斗发挥更大的作用。国家地热开发利用做得更好。

  王继涛说,在中科院设立地热研发中心不需要设立实体,也没有必要为医院提供资金。希望搭建一个加强顶层设计的平台,真正做一些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事情。

  他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王吉菊看到中科院王志强研究组领导的上海光机所研究所,早在2009年就开展了利用地热激光器研制的一项研究。一般而言,钻探成本约占地热开发成本的60%,而使用激光钻孔有望大幅降低地热发电成本。

  不仅降低成本,激光钻孔速度更快。王继余说,地热开发将涉及钻井,换热,发电等各种技术。一体化和跨领域将是可能的。各方合作提供地热开发的新技术手段是十分必要的。

  早在成立中国科学院地热研究开发中心的同时,也可以以中心为平台,积极承担国家重大地热研究开发任务,这不是没有义务的。庞忠说。

  90多位郑哲民院士专程出席座谈会后,他在讲话中表示,科研院所之间的确需要加强。许多学科和理论是联系在一起的。应该有一些交流和交换意见的机会。不同行业之间的灵感,有时候这个效果很好。同时,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也可以酝酿一些新的课题和新的研究方向。

  出席会议的院士专家对建立相应合作平台的建议表示赞赏,并签署了向医院领导汇报的建议。

  如何发挥作用

  郑哲民提出,成立中国科学院地热研究开发中心的初衷无疑是最终要发挥作用的,要发挥多大的作用,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在我看来,这个中心在理论判断和确认方面,可以做更深一层的工作,在地热能的基础研究和调查方面做更多的工作,这对下一个地热发展是非常有利的。郑哲民建议,中心要明确定位,特别是不能代替工业部门。

  在地热开发产业层面,学院只能做一些示范工程或新技术。孙曙还认为,地热能的发展可分为地热分布的基本规律和地热资源开发的两大块。理论上讲,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广州能源研究所,武汉岩土力学研究所,上海轻工研究所等科研院所都有优势,而且大部分开发利用可能成为资源勘探公司的优势。

  翟明国认为,除了联合研究机构之外,一些有意进入地热能产业的企业也可以撤出建立联合研发中心。我们总是谈到科技创新型企业,我认为它主要是针对技术创新企业,企业只关心技术效率的提升。

  王继涛说,目前确实有企业想要涉足地热能。神华,中石化等企业甚至已经开始运作。

  滕继文在讲话中非常关心建立地热发电中心的问题。他表示,目前中国对可用于发电的地热资源的勘探还有待进一步加强,有许多问题需要回答,例如首先要回答是否有干热岩在地下,干热岩温度梯度是多少?什么是孔隙度?什么是渗透率?什么是大小和大小?没有热量?热源的寿命有多长?这一系列的问题是那些目前正在考虑之中。

  一些高热流面积的地下,地下不一定是干热的岩石。一般井口在发电以下200度以上八十九度。这是能够发电的关键。滕继文提出,要着力发电,在考虑投资地热能之前,要考虑上述一系列问题。这个问题需要很好的解决。虽然在中国使用低温是非常好的,但发电仍然困难。

  中国科学院院士史耀林因感冒不能出席研讨会,也写了一封信给地热发电问题:支持学院在地热试点研究中发挥主导作用。科学院要对地热发电的各个方面进行成本分析,特别是开发新技术,解决关键环节成本问题,并为行业做示范项目。这可能是一个关键问题。

  目标明确

  地热是地球物理界最具交叉性的地质学,联合的初衷是非常好的。陈友泰提出,为了得到决策者的真正关注和支持,建立中科院地热研发中心的目标应该是明确的。霾是当前的问题,清洁能源和绿色能源是当前和长期的问题。建立这样一个研究中心可能会对长期问题做出重要贡献。但是,从可操作性等方面来看,是否对控制我们面前的阴霾有明显的贡献。

  陈云泰指出,虽然中国地热资源丰富,但其利用水平远远落后于新西兰。建议的提案也明确规定了具体目标。比如,不仅解决了基本的理论问题,而且还推广和应用了成熟的技术,其次,在什么程度上能为社会和国家做好。目前,在清洁能源方面,听取意见的人会接受。然而,控制雾霾和清洁空气有一定的直接贡献。我认为目前的讨论还不够,需要加强。

  除了明确地热能源在国内的分布和明确中心的能力外,我认为还有必要明确指出东部和中东地区是地热能利用的重要地区。翟明国提出,无论地热能源是用于发电还是供热,未来不仅可以说羊八井井应该提供一套地热能源对中国能源贡献的基础数据。

  让人们看到,中国地热研究与发展中心是从第一个吃芝麻籽,一直吃到最后一个,所以只有学院可以做。同时,各部门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做一些试点,开拓性的工作。翟明国发了。

  庞中和的想法是相似的:中国的地热开发利用确实存在一些关键技术瓶颈没有突破。但关键技术并没有完全体现中科院地热研究开发的挑战。真正的挑战是探索在中国发展地热能的方法。

  “中国科技报”(2017-02-16第五届“技术经济周刊”)

关键词: 自然科学